无视美元、美债收益率双双大涨,9月外资缘何逆势增持885亿人民币债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植  上海报道

面对9月美元指数与美债收益率双双大涨,外资对人民币债券的配置热情依然不减。

近日,中央结算公司发布的9月份债券托管量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境外机构的人民币债券托管面额达到34941.02亿元,较8月份环比增加885.2亿元,创下过去4个月以来的最大单月涨幅。

在业内人士看来,9月外资大幅加仓人民币债券,着实出乎市场意料之外。以往每当美元升值导致人民币汇率回落、美债收益率上涨令中美利差缩窄的双重压力下,外资增持人民币债券的步伐会相应放缓。

一位国内大型银行债券交易员向记者直言,9月外资之所以大幅加仓人民币债券,一个重要因素是富时世界政府债券指数将在10月29日正式纳入中国国债,令海外资本纷纷提前加仓人民币国债套利。

“尤其是海外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增持人民币债券的热情相当高涨。”一位国内大型私募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主管则向记者指出。尽管9月以来美联储即将缩减QE令美债收益率持续回升,但美国国债违约风波依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令海外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稳步加仓人民币债券以应对潜在的黑天鹅事件。

数据显示,在9月外资加仓的人民币债券品种里,高信用评级的中国国债与政策性金融债依然是他们加大配置的重点品种。当月海外资本增持中国国债与政策性金融债规模分别达到771.24亿元与151.87亿元。

“事实上,随着近期全球能源价格持续大涨导致通胀压力上升,越来越多全球资管机构需加大高收益高信用评级债券配置以实现实际正回报,而中国国债在同等信用评级国债里的收益率最高,无疑将成为他们博取实际正回报的重要选择。”这位国内大型私募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主管强调说。

WGBI指数纳入效应引海外资本提前加仓

今年3月底,富时罗素表示,从10月29日开始,富时世界政府债券指数将正式纳入中国国债,并将在未来36个月内完成,完成后占指数权重5.25%。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驱动海外资本在9月大举加仓中国国债的重要因素之一。

“每逢中国国债被纳入全球重要债券指数前夕,都会掀起一轮海外资本加仓中国国债浪潮。”上述国有大型银行债券交易员向记者分析说。究其原因,这些海外资本希望提前布局,借着海外资本跟随全球重要债券指数加仓中国国债之际,获取可观的价差回报。

一位欧洲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向记者解释说,事实上,海外资本之所以提前布局买入中国国债,未必是冲着价差获利等交易性机会而来。究其原因,多数海外资本对中国国债的配置策略,是以持有到期为主。因此,其持仓成本高低,很大程度会影响其持有到期策略的实际回报。若他们能赶在其他海外资本跟随全球债券指数配置中国国债前,以更低成本持有中国国债,无疑能赚取比其他同行更高的持有到期策略回报。

渣打银行中国宏观策略主管刘洁此前指出,在中国国债被纳入WGBI指数后的一年内,中国国债将获得1300亿-1560亿美元的全球被动资金流入。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不少海外资管机构持有的中国国债头寸,已大幅高于WGBI指数规定的中国国债权重占比。究其原因,当前中国10年期国债约2.9%的平均收益率,远远超过WGBI整体债券的平均收益率。通过超配中国国债,这些海外资管机构可以有效抵御当前通胀上升压力,令全球债券投资组合实现预期的实际正回报。

“对不少海外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而言,中国国债较高的投资安全性,还可以应对美国国债违约风波所带来的潜在黑天鹅事件,确保整个债券投资组合延续较低的波动性。”这位欧洲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指出。

美债收益率、美元大涨负面冲击被“高估”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国债即将纳入WGBI指数所引发的海外机构提前加仓潮,很大程度抵消了9月美元指数与美债收益率双双上涨所造成的负面冲击。

毕竟,9月加仓中国国债的主要海外资本,是跟随WGBI指数被动投资中国国债的全球ETF等资管机构,他们的投资策略不受美元与美债收益率双双上涨影响。

多位全球资管机构人士对此指出,事实上,9月美元与美债收益率双双上涨对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的负面影响,未必很大。

“我们内部估算,在9月加仓人民币债券的海外资本里,约650亿元是跟随WGBI指数被动投资的资金,剩余资本则是主动配置加仓人民币债券。”一位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究其原因,尽管9月美联储欲缩减QE令美债收益率与美元指数双双上涨,但人民币债券仍有三大优势吸引全球投资机构,一是中国国债与美国国债的相关性较低,令美国国债违约风波对中国国债价格异动的冲击较低,令中国国债呈现较高的安全垫效应;二是中国国债的收益率相对较高,在全球通胀压力持续升温之际具有更高的资产配置吸引力;三是中国国债因纳入WGBI指数将持续获得资金青睐,可以有效缓解价格剧烈波动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全球通胀压力升温,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配置人民币债券的目光,正瞄准同等信用评级但收益率更高的政策性金融债,进而增加债券投资组合回报率以跑赢通胀。

“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注意到,面对9月美债收益率与美元指数双双上涨,人民币汇率跌幅与中美利差缩减幅度相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更低,表明人民币资产具有更强的抗跌性,某种程度也在驱动海外资本持续增加人民币债券配置。”他指出。